Pinned post
Pinned post

这个号目前仅限熟人,不太认识的朋友就只能把你们的关注请求暂时放置了,对不起……
每过一段时间我会重新看一遍关注请求列表,如果眼熟的话会请您进来玩的!

Pinned post

后续: 因为工作卡住了就把和采购的聊天记录合并转给我师父,师看完,直接站起来当着全公司骂了采购。
你有没有🎶遇到过🎶会替你得罪同事🎶的人🎶

Show thread

大早上的和采购吵架,伊告黑状给leader,leader问我怎么了。
我回复:个傻逼,我已经很克制了,没站起来当着全公司的面骂他是我素质好

说个比较基础的吧:你们玩梗的时候甚至没有想过江泽民比较著名的那几句话都非常傲慢吗?总不至于连这都察觉不出来吧

说什么开放的时代,笑都能笑死。老爷忙着杀你全家没来得及腾出手来把狗洞堵上,别人死了你从狗洞活下来了,过了几天当人的日子,现在老爷死了,你热泪盈眶地给老爷抬棺,“真是恶霸中的一股清流”!

今天听路人聊天,“在乌鲁木齐中路闹事哦”“我知道嘛,都开始打砸抢了”“武汉暴动的人连店都拆了”。
接下来还会有很多脏水会泼来,万望诸君珍重,保全自身。

我在想,如果身处其中的时候来不及编辑信息/信号差或者被屏蔽/觉得把个人隐私暴露给陌生人不安全/…,是不是可以提前写几张纸条带在身上,情况一危急,立即塞给周围的人。内容差不多像这样:

请打我的电话1XX XXXX XXXX,12小时内未接通即是我被抓走。请您帮忙联系我的家人/朋友 1XX XXXX XXXX告知情况,让他们替我联系律师寻求帮助。非常感谢!

然后在出发前就和相应的家人/朋友商量好这种情况下如何处理。这样可以避免隐私暴露,也给后续的接应减轻难度。
纸用稍微硬一点的,避免变形破损脏污或者轻易被撕毁,以免传达不了信息。

大概是这么一个思路,欢迎扩散,也欢迎修正补充。

旁听销售和设计battle笑得想死 

事情的起因好像是销售把客户的效果图(jpg)给了设计部一个妹子,想要让她改动其中一处地方好拿给客户看,并且觉得我特意下载了原图大小,总可以用了吧。设计部老大非常生气。

设计:这改不了
销售:为什么改不了啊
设计:你给我的不是源文件而且它图层都已经合并过了
销售:那这些图层不能再拆开吗

我噗地笑出了声然后迅速假装咳嗽继续听,然后我发现这个销售好像觉得设计是不想干活,开始用那种什么《如何跟人沟通300招》的话术来继续对话。

设计:……不能。
销售:那我现在要给你提供什么你才能改这个稿呢?
设计:客户的电脑。

我心想很有道理,确实。但销售显然已经把这句大实话理解成了设计在抬杠。

销售:你现在不要这样带情绪来跟我说话我跟你说,我是在沟通,我在试图解决问题,我问的是我现在做什么我们才能顺利地把这件事给执行下去。
设计:执行不了,这文件没法改。
销售:怎么就没法改呢?这不可能啊,图也有,修改要求也有,很简单清楚的一件事,为什么没法改?如果你有别的顾虑,你告诉我啊。
设计:……

我一边听一边沉默地处理这个销售给我增加的额外工作量,但因为下午已经骂过她一顿了此时就不好再吐槽了。
妹子怯生生地:老大,现在能下班吗
设计坚决地:赶紧走吧,我在这儿呢
妹子迅速下班,设计无言地去接水了,销售气得在工位上打字。

当然,我回忆了一下,今天加班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对销售发火了

Show thread

在新公司第一次因为加班而生气,跟销售发火了,纪念一下。

我*打印出一张餐费发票*
师: 餐费发票只有销售可以用
我立即: 那我给X姐吧!X姐来,给你发票
X姐冷酷地: 我也用不了,只有xx(老大)有招待报销资格,你给他吧
我唾弃地: 我不愿意给他,我只愿意给你
X姐冷酷地: 哼!
师: ?这气氛怪怪的

友破口大骂: 有的产品经理火烧屁股了都要先画个思维导图

我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早上那么高兴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昨晚做梦梦见自己把今天的班重新上了一遍……所以今早醒来其实是下班(是真的疯了吧

昨天销售问我: 要不然你帮我直接把询价单做好吧
我温柔地回答: 既然你还活着就自己加把劲吧
感觉工位四周的空气凝固了一瞬间

同事: xx家现在在给我们开票,但是他们是万元版位所以每张票只能开一万块
我: 你的意思是这笔单子我会收到23张发票是吗
同事: 是的
我: 你知道23张有发票联有抵扣联的发票能摞多高吗
同事: 我不是特别想知道
我: 我也不想知道人死之后会去哪里,但现在来看这可能不是咱俩想不想知道的问题

下班在公司门口遇见X工。
X工: 咦,你不带包的呀
我: 是啊,这样比较方便下班,你看,到点之后只要我假装去厕所,然后一去不回消失不见……
X工: 。

Show older
Retire Now!

这里是retirenow.top!我们的心声是——不想上班!我们的目标是——早日退休!